1. <ol id="zzskl"><code id="zzskl"><bdo id="zzskl"></bdo></code></ol>

        <rp id="zzskl"></rp>

        1. <rp id="zzskl"><acronym id="zzskl"><input id="zzskl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  2. <progress id="zzskl"><track id="zzskl"><rt id="zzskl"></rt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  <th id="zzskl"><pre id="zzskl"></pre></th>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提案工作 > 提案選登

          關于大力發展壩上草業推進我市建立國家草原公園的建議

          信息來源:張家口政協 發布時間:2021年10月14日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付貴元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推進首都兩區建設意義重大,建設首都兩區關鍵在于生態建設,我市生態建設的難點和重點在壩上地區。因此,大力發展壩上草業,加強草原生態系統建設,是推進我市建立國家草原公園的必由之路。

          一、壩上草原現狀

          壩上地處內蒙古高原南緣,屬干旱和半干旱地區。土地屬栗鈣土區,土壤有暗栗鈣土、草甸栗鈣土、淡栗鈣土、鹽漬土等。天然植被以草原為主,兼有少量森林,屬典型稀樹草原。

          壩上國土總面積13783平方公里,現有耕地739.84萬畝、林地661.53萬畝、草地542.23萬畝(含基本草原490.6萬畝),占比分別為35.79%、32%、26.23%(基本草原占23.73%)??梢?,基本草原面積占壩上國土總面積不足1/4,而且呈現碎片化分布級。目前,壩上草原處于高度敏感狀態,53.1%的草地出現了三化現象:其中退化草地200萬畝、沙化草地58萬畝、鹽堿化草地30萬畝,共計288萬畝。

          二、壩上草原建設存在的主要問題

          造成現在壩上草原三化現象嚴重、生態環境整體脆弱的主要原因是由歷史上造成的,近20年來灌溉農業長期超采更是雪上加霜。歷史原因表現在:

          (一)違背自然規律,輕草重糧

          樹、糧、草的生長是由水土條件決定的。樹木最適宜生長在年降雨量400mm以上、土壤呈酸性的濕潤半濕潤地區;農作物最適宜生長在年降雨量500mm以上、中性土壤、排灌水良好的平原地區;牧草最適宜生長在年降雨量400mm以下、栗鈣土質、有暗堿層的堿性土壤的干旱半干旱地區或低平原區。因此,壩上基本不適宜樹木和農作物的生長,最適宜牧草的生長。

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壩上人口逐步增多,土地開墾面積越來越大,造林規模也逐年擴大。但由于違背自然規律,農作物產量不高,樹木成活率低,反而造成草原面積驟減而且被分割。

          (二)強調樹的生態作用,輕草重樹

          2000年國家實施退耕還林(草)工程。最初,還林由林業部門實施,還草由畜牧草原部門實施。我市畜牧局與草原部門改革撤并后,曾經有十多年退耕還林(草)工程全部由林業部門實施,造成整個工程以還林為主;特別是一些沙化地、鹽堿地也納入林業治理規劃,結果造成種樹成活率極低。在耕地有《農村土地承包法》、《基本農田保護條例》保護下,最后就只能在草地上種樹了。

          壩上達到國家退耕還林政策規定的退耕地,實際上是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及文革時期三次大規模開墾的墾草種糧地,理應實施退耕還草,卻大部分都還了林。

          (三)部門各自為戰,缺乏協調合作機制

          過去,在改善壩上生態環境過程中,農、林、水、牧各做自己的規劃。在各處的規劃區中,農業部門種糧種草,但以種糧為主;林業部門種樹種草,但以種樹為主;水利部門也種樹種草(如小流域治理工程)。各部門的工作都做了不少,但由于各自為戰,缺乏科學的協調合作機制,無法形成資源最佳整合,其結果是資金、人力、物力投入很大,生態環境改善成效卻沒有取得最佳效果。

          (四)草原部門歷來級別低,難擔重任

          就我市而言,主抓農、林、水等工作的部門,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的設置,都是單獨設局,而主抓草原的部門一直沒有單獨設立局級單位,而是一直與農業或林業部門合署,而且人員編制不足、專業人員少,這與我市草原保護、建設、管理等重任極度不匹配。如果不改變草原機構設置不合理現狀,不加強草原隊伍建設,就不能有效貫徹落實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》,不能有效制止破壞草原的違法行為。

          三、發展壩上草業、建立國家草原公園的建議

          (一)主要理論依據

          草業在干旱半干旱地區的生態環境治理中發揮著主體作用,這是由自然生態系統、氣候、土壤及牧草根系結構決定的。一是土地沙化區的土質大多為有較厚鈣積層、暗堿層的栗鈣土,土壤呈堿性。農作物和樹木都以直根系為主,只會一直向地下生長,根長到堅硬的鈣積層、鹽堿層上,不但扎不下去,而且會受到鹽堿的毒害而死亡。而許多耐鹽堿適合沙地生長的牧草根系屬于根莖型植物,在其主根上還生長出許多向四面八方伸展的橫走莖,橫走莖可以躲避地下鈣積層、暗堿層而橫向生長,向上分蘗出新的植株。二是牧草對地表的覆蓋率遠大于樹木,其在減少地表徑流、防止水土流失等方面的生態作用遠好于樹木。據測定,當降雨量為346mm時,各種土地的水土流失量,裸地最高,達6.75t/ hm2;耕地次之,達3.57t/hm2 ; 林地第三,達0.6t/hm2; 草地最低,只有0.09t/hm2。因此,日本、美國均以種草作為解決水土流失、治理土地沙化的根本措施?;谖沂袎紊献匀粭l件、土質,治理土地沙化應首先種草,實行草灌間作,當植被恢復后,降雨量、土壤結構達到種樹要求時再適度種樹。

          (二)重新核定宜草面積,科學制定草業發展規劃

          根據以水定糧、以水定林的原則,按照糧、樹生長條件,重新核定我市壩上宜糧、宜林區域和面積。鑒于牧草具有所有適合與不適合種糧、種樹的地區都適合于種草的特性,應將我市壩上所有不適合種樹、種糧的區域都納入草業發展規劃,并在草原區實施已墾草原退耕還草及飼草飼料基地建設。核實壩上淖泊、水庫周邊及局部低洼地域鹽堿地面積,把所有一般農田全部發展草業,特別是重點發展苜蓿種植。壩上一般農田約13.3hm2,苜蓿在基本旱作條件下,青干草產量平均達7500kg/ hm2, 這樣就可生產青干草99.8萬噸,可滿足182.3萬個羊單位草食畜所需飼草。

          (三)建立合作協調機制,形成生態建設一盤棋

          農、林、水各部門要加強聯系,建立合作協調機制,共同承擔起保護草原生態環境及發展優質充足飼草飼料職責。農業農村局要加快種植業結構調整步伐,在壩上大力發展糧改飼,發展高效豐產草地農業;林草局要通過發展草業改善壩上群眾經濟生活條件;必要時可單獨成立草原局,健全草業機構、充實草業隊伍,充分發揮草業在我市生態建設中的重要作用。水務局要為牧、草、農、林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水利條件支持,確保高效豐產。

          (四)建設高效豐產人工飼草飼料基地

          按照《張家口壩上國家草原公園與國家牧場建設規劃》中期目標,2030年壩上載畜量分別要達到:羊存欄220萬只、肉牛保持在25萬頭、奶牛保持在25萬頭,共計相當于420萬個羊單位(不含其他牲畜及家禽)。每個羊單位每天大約需2公斤飼草飼料,2030年左右將年需306萬噸飼草飼料。

          目前,我市壩上人工草地和天然草原年產飼草飼料約為21.3萬噸。按目前生產力遠遠不能滿足10年后畜牧業發展之所需。因此,要在保持現有人工草場的前提下,把200多萬畝的一般農田轉化為人工草場,大力建設高效豐產人工飼草飼料基地。

          (五)建立嚴格的草原保護制度,加大草業發展獎補

          要像《基本農田保護條例》一樣,研究制定我市的《基本草原保護條例》,嚴禁隨意墾草種糧、種樹、旅游開發等破壞草原行為。建議對三化草地科學分類,采用低擾動機械改良、圍封自我修復、促進補償生長等方式進行引種、補播、施肥等物質輸入改良草地。在生物量豐富的草地推行適度放牧、限制放牧,減緩防火壓力。同時,在遵循國家制定的發展農、林、草業補助政策的前提下,出臺我市鼓勵草業發展的政策意見,加大草業發展獎補力度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人高大毛多bbwbbwbbw
            1. <ol id="zzskl"><code id="zzskl"><bdo id="zzskl"></bdo></code></ol>

              <rp id="zzskl"></rp>

              1. <rp id="zzskl"><acronym id="zzskl"><input id="zzskl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        2. <progress id="zzskl"><track id="zzskl"><rt id="zzskl"></rt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zzskl"><pre id="zzskl"></pre></th>